校友之声
一日入广雅 终身广雅人 首页-校友之声





一日入广雅 终身广雅人
1967木娟娟
“广雅”这个名字,是我在小学六年级要准备选读中学的时候才听说的。那时候的我只是个天真无知的小孩子,哪里知道广雅这两字的分量呢,又怎么知道广雅对我一生的影响呢?听说当年的同班同学为纪念入广雅五十周年要写一本我们自己才念得懂的书,这消息激起我思绪万千,多少当年的回忆又涌上心头。虽然我不是学文科的,但我自认为我只要用自己的心去写,一定可以在我们62岁的时候能共同分享到我们12岁时的少年时代的趣事。
    我小学时的学习成绩不算好,不知为什么我居然考上了当年的重点中学广雅,也许是前辈修来的,又也许是我与广雅天生的缘分,让我踏入了广雅中学的大门。有幸编入新一己班,从此与杜金平老师和新一己班的同学们结下了不解之缘。
    广雅是个寄宿学校,对我这个从来没有离开过家,也从来不用做家务的小孩子来说是个很新鲜的环境。不少同学都见到,一个拖着两条大长辫子,穿着一双黑皮鞋的小女孩洗衣服的情景。据说我当时洗一条裙子居然用了大半块肥皂,满洗衣台上都是肥皂泡。这是因为我从来没有洗过衣服,裙子上的每一小块地方我都下肥皂去用手搓,整条裙子当然要用很多肥皂。就是这样,从不会到会,后来我很快适应了这种自己照顾自己的寄宿生活。
    我的同桌是赖伟文,也许我们两个都长得比较高吧,在我左前方是俄语科代表吴行赐。记得每当晚自修时,我可以闻到从吴行赐身上传来的香皂的气味。当时他的俄语作业作为优秀作业贴出来让同学们学习。我第一次看到他的俄文书写是有粗有细的,我才知道写俄文要用专门的笔尖,笔尖往下走时是粗线,笔尖提起往上走是细线,就可以写出像吴行赐作业里的效果。我还记得吴行赐的语文成绩也很不错。有一次他的作文又是“贴堂”,我还记得其中一段描述:“我看见许多小鸟飞落在郊外的电线上,就像是五线谱上的音符”。至今每逢看见小鸟落在电线上,都会想起他的这段描述。
    在众多的初中同学中,比较熟悉的还是黄文苑,因为我们除了是同学关系之外,还加一层邻居关系。当时我住在市建工局的宿舍位于广仁路,而文苑住在正南路都府街,大约五分钟左右的路程。每到寒暑假,我就到文苑家玩,她是和伯父、伯娘住在一起,家里很干净。她还学过钢琴,我一生中只会弹的唯一的一首钢琴练习曲,就是文苑教我的。她那随和、活泼的性格让我记忆犹新。
另一位初中同学是沈昭明,我记得我曾经是她的入团介绍人,在广雅时却无法达到她入团的愿望。在我心目中,她应该是完全够条件的。她能吃苦,学习也很好,也很会处理人际关系,各方面表现都很突出,真不知道这件事是否对她的一生留下阴影,总之,我一直都很难过。有一年她到旧金山探望留学的女儿,我们一齐见了面,她培养出来的一对儿女都很优秀,这样的情形让我心里感到舒服不少,因为心灵的安慰可以抹去心灵的阴影。后来,我听同学说她在工作单位表现积极,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终于圆了梦,我的心得到慰藉。
    再说说与我同桌的赖伟文吧,同学们都亲切地叫他“阿赖”,至今在我的印象中,他始终保持着谦虚而又敦厚的性格,对人始终是那样真诚。
    这里不能不提的是我们的班主任杜金平,她做了我们三年的班主任,她在我印象中是那么和蔼可亲,我总感到她是我们的保护神,处处都能体会到她对我们的关怀。她对学生那份真诚的爱,可以从她微笑的眼神中流露出来。在我后来整个教育工作生涯中也是凭着像杜老师对学生的这份出自内心的爱,一直坚持到现在。
    记得在数学入学试时,大家都很紧张,而我却不知紧张是什么东西。当时一位监考的大哥哥是我的熟人,他是当年广雅的优才生,在我入学那年考上清华大学。他走到我的桌子旁边用手指点着试卷我出错的地方,我马上反复检查,就是不知道错在哪里,时间到了,我也只好把做错的卷子交上去。虽然入学时数学基础不怎么样,但我却有幸遇上一位优秀的数学教师容祝万。他的教学很特别,运用大量的课前课后小测和单元测验。你如果在课堂上开小差,他会用粉笔扔到你的头上。我在他的教导下,有一次我居然可以用比其他同学更简捷的方法解出一道数学题,因此受到老师的表扬,这事引起我对数学极大的兴趣。在我当上数学老师时,我也延用了容祝万老师的教学方法,目的是使同学们通过灵活、迅速的解题过程,提高他们解决问题的技巧和速度。当时我在交通运输中专任教,校长李文英告诉我,我的学生们认为我是一个有真才实学的老师。我从一个数学入学考试不怎么样的小女孩,成长为一个受到学生爱戴的数学老师,难道不是广雅中学所造就的吗?
    就是这样,身边多少优秀的广雅教师谆谆的教导,身边多少优秀的广雅同学热心的帮助,我感染了广雅的校风,通过这些年的学习生活,磨练了我的学习意志,奠定了稳固的文化基础,不要小看这些,这就是我今后做人处事非常宝贵的经验,这是一种无形的力量。
    也正是由于在广雅奠定了稳固的数理化基础,在我回城后读中专学习时成绩也较突出,毕业后我被留在中专任数学老师,从此我走上了教育工作者的职业生涯。即使到了美国,我也是从事幼儿教育工作。在广雅我结识了不少朋友,成为我一生一世的挚友。广雅的教育在我身上打下了深深的烙印,这个烙印影响了我一生,真可以说,“一日入广雅,终身广雅人”。
   “广雅”是一个在我生命中魂牵梦绕的名字,她的每一个信息都会牵动我的神经,每年的11月1日,我很自然就会打电话找广州的广雅同学。在美国旧金山湾区,成立了两个广雅校友会,一个是五十年代入学的老校友们,他们唱着和我们不一样的校歌,另一个校友会是我们六十年代入学的广雅校友们,每逢有校友到旧金山湾区来,我们都会欢聚一堂。
    当年新一己(新四乙)班,已有三位同学先我们而去,分别是何绮芬、潘灿耀和陆峰,他们的音容笑貌我还记忆犹新,每逢提起我都不禁流下热泪。
    2007年我和先生回到多年不见的母校,校门前有一块大石头,上面写着“我是广雅人”。我们在这块石头前面留影,这张照片是我一生中最喜欢的照片之一,我把它放大并框起来,放在卧室里当眼的地方,每天我都会看上一眼。“我是广雅人”道出多少广雅同学的心声,五十年后的今天,“我是广雅人”震撼着千千万万广雅人的心灵,直到永远永远。
                                                   (注:作者是美西广雅老三届同学会会长)


搜索     
                                        版权所有©www.w88ka.com       w88德中文版    
              版权所有©www.w88ka.com       w88德中文版